自序

上一章: 下一章:1.从雪山到火海

努力加载中...

我是摄影记者,按传统不该写文章。海湾战争中,由于战时法规对摄影采访的诸多限 制,逼得一人独居虎穴的我不得不另辟蹊径,在拍照、冲洗、放大、传真之余操起钢笔,想 不到因此受到新华社总编室通报表扬、万千读者的欢迎而势成骑虎。其实我写得很臭,只不 过代表12亿中国人在恰当的时间到了一个恰当的地点,偶作蛩鸣而惊天下。如果没有新华 社摄影部不停地踢我的屁股,我绝不可能趴在吉普丰的引擎上,蹲在长途采访的旅途中以膝 代案,一篇一篇地炮制战地飞鸿。

在与伊拉克共和国卫队行完吻腮礼之后,我又戴起纸叠的犹太帽与以色列国防军并肩缩 在“爱国者”阵地后等“飞毛腿”,从而幸运地成为往来交战双方并与这时宿敌同食共饮的 唯一者,也成为历史上第一个使用以色列特拉维夫电头发稿的中国人。

由于斯巴达式的身体健康、生活简单和心情上的海阔天空,海湾战争爆发前,我被选作 新华社越境作战的“伞兵”单枪匹马派往巴格达,从此

多亏一帮朋友软硬兼施地逼我,几经增删,这算做完了这份比打仗还折磨人的功课,从 而使我这个世纪之战的见证人得以将个人的所见、所闻、所触、所感看似慷慨地拿出来与更 多的人分享。我不要求本书成为一部既有注释、又有索引的鸿篇巨著,我只想把我那点儿不 掺假的玩艺,老老实实地奉献给大家,以对得起我所经历过的历史,并以此感谢帮助过我的 同学、同事和朋友。

回到北京,我国唯一参加过第二次世界大战欧洲。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