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安曼祈祷和平

上一章:8.“打起来了!” 下一章:10.鲁威谢德难民营

努力加载中...

4.以色列参战与否完全视其国家利益而定。除非遭到伊拉克化学、生物武器袭击,伤 亡重大,否则一般不会因一两颗“飞毛腿”而反击。而伊如要动用生化武器应在盟国陆军深 入伊境内,伊濒临崩溃时。而盟国在炮火准备未达一个月之前,不会贸然登陆。所以安曼无 战事。

3.除非以色列假道伐虢,一般在约旦拍不到战争场面,这里太安全了。理由有三:1) 伊拉克不愿失去西部安静的边界,为把陆军装甲单位集中在北纬31°线防范美军登陆,伊 希望西部无战事;2)以色列不必自己冒激怒阿拉伯国家之险,从国家利益考虑,不会主动 进攻约旦河东岸;3)约旦既要维护自己利益,保住哈希姆王朝,又要以“前线国家”自 诩,满足经济上的好处。因此,约旦很可能成为中东的瑞士。因此不适合战地摄影。

我现在处境就像1944年12月巴斯托尼的巴顿。山本五十六反对向美开战,可既然天皇 让打,他就拼了命打好。我会服从在安曼待命的决定,就像一周前我被撤出巴格这一样。

5.如以色列进攻伊无外乎两种手法:1)空军轰炸。这点不可能,因为以的空军不可能 比盟国空军优秀,一向以出奇制胜闻名的以空军现在已不可能取得1982年“巴比伦行动” 轰炸伊核反应堆的奇袭效果;2)坦克奔袭。这点现在也不可能,白于补给线太长,以色列 无力保障2000公里的油料供应。按每小时推进40公里的速度,也无法造成突袭效果。故作 为战地记者,在安曼意义不大。

1.安曼已不是重返巴格达的跳板。伊拉克已关闭了约伊边界,并停止办理签证。我已 去过伊拉克驻约旦使馆和伊约边境地区。

“他必在列国中施行审判,化剑为犁。”

事后有人问康熙为什么不立即调兵平叛,康熙从容答道:“福建广西距京师数千里,奏 章往来传递需半个月之久,而战场形势瞬息万变。朕远离前线降旨指挥未必得当。他们不执 行御旨是抗旨不遵,盲目执行御旨则非打败仗不可。我既已委派他们为督抚镇守地方,高官 厚禄的封疆大吏理应知道自己的职责。”不久,两处叛乱果然平定。可我觉得现在的“封疆 大吏”未必有康熙时代官员的觉悟。我想,我必须越级告诉北京我所处的态势,使北京同意 我开赴一线。于是,我忍无可忍提起了笔:总社摄影部值班室:

我想起这样一个故事,说是康熙帝在畅春园射箭,忽有大臣来报,广西反了吴三桂,福 建反了郑经(郑成功之子)。康熙帝仅说了声“朕知道了”,就继续射箭。

我也真该去前线!作为一名战地记者,邻国硝烟滚滚、战火纷飞,我却安然坐等在这块 “中东的瑞士”,在街上逛着,在屋里窝着。

今天是伊斯兰教“主麻”日(作者注:阿拉伯文alDjumah的音译,意为“聚会”。伊 斯兰教定星期五为聚礼日,通称“主麻”。这一天正午后教徒举行的集体礼拜称主麻礼拜。 穆斯林习惯称一周为一个主麻),在安曼最大的清真寺—阿卜杜勒·侯赛因清真寺,数千 名穆斯林在此聚礼,祈祷和平。下午一点整,这座以侯赛因国王祖父命名的清真寺里座无虚 席,前来参加聚礼的人一直排到清真寺外的广场上。穆斯林们人手一席,富有的用毛毯,贫 穷的以一张硬纸垫在身下,几个小孩专门给赤手空拳者送旧牛皮纸。数千名穆斯林或坐或 跪,口中念念有词,雄伟壮观。几位正在值勤的警官也暂停自己的公务,虔诚地匍匐在地, 引得几十名外国记者争相拍照。日本NTV电视摄制组也穿着阿拉伯民族服装,头缠花头巾, 在祈祷的人海中穿行。

在安曼待命的指令已收到,作为士兵我以极不赞成的心情执行这项命令,像一周前服从 由巴格达撒出的决定一样,我再向你们申诉一下。因为,从工作考虑,安曼可上镜头的东西 已经没有,将战地摄影记者放在一个中立国等待转机,有点浪费时间。在这里已很难碰到从 巴格达撤下来的摄影记者,他们已分数路进入以色列、沙特和土耳其。安曼太安金、太平静 了。

1月18日,周五。

—《圣经·旧约》

2.巴格达水、电、交通瘫痪,无法摄影、采访、发稿。CNN有卫星发稿,而我什么也 没有。

与此同时,在美国使馆前,来自美国加利福尼亚的退休教授艾伦·罗塞尔博士正在静坐 绝食,抗议布什政府动用武力解决海湾危机。她高举一块用英阿两种文字写满上帝和耶稣教 诲的纸牌,朝过往行人大喊:“上帝让我们人人相爱。”在艾伦身旁是一位不肯透露自己姓 名的约旦人,他是一位虔诚的穆斯林。这位中年男子手捧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