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我要上前线”

上一章:21 重返拉纳卡 下一章:23 烙 饼

努力加载中...

在这种状况下,多有几个战地记者随英、美、法军分头行动,则可以拍得一手的照片, 强似在安曼坐等。

——亨利四世

晚上看CNN,觉得陆上已开始接触。茫#黑夜像一团墨,我终于在黑暗中发现点点星 辰,我徒劳地等了一夜。东方开始泛白,迎面飘来一团团滚动的红云,像刚切开的三文鱼。 美军马上就要表演“黎明前的楔人”了。我猜101师和82师将降落到伊拉克境内,海陆战 1师将在晚些时候抢占滩头,“从长滩到牛轭湖”。

2月24日,格林威治时间凌晨1时,北京时间上午9时,海湾地面战争终于爆发。海 湾战争进入最后阶段。以美国为首的多国部队在海空军火力支援下,分东、中、西路对伊拉 克军队发动了自二次大战以来规模最大之一的地面战争。与此同时,我接到中东分社社长的 命令:“马上回到伊拉克去!”我仿佛听到亨利四世在阿克尔得胜后嘲笑格里永公爵的那段 话,“上吊去吧!我们已经在郎德勒西打起来了,而你却不在!”

2月23日,小雨。中午吃鱼汤,我吃不下。老想起沙特的战事,让一个精通二战史和 美军的战地记者站在国外看101师真不是滋味。在最需要用快刀凯普的时候竟不用。

我从无贬低他人之意,只是说我有干得更好些的主观条件。我老板怪我太张狂得罪了领 导。我这才知道是我无意中得罪了中东大法老,可又万般无奈。社会主义国家坏人本来不 多,我更不能怀疑我上司。1983年北大国际政治系毕业时,30人投考二次大战史研究生, 我在社科院因一分之差名落孙山。我一直怀疑自己是上个世纪的普鲁士骑兵转世,或是隆美 尔的装甲兵再生。因为我总是身不由己地融入军警之中。我坚信我前生一定在北非沙漠与巴 顿作过战,我能轻而易举地将美军将官姓名拼写无误。我会像在以色列那样博得美82师的 好感而与其一起行动,拍来真正的独家。

唉,做梦都想科威特。

服从一切命令的士兵

十几年的准备将付诸东流。

昨天曾向北京汇报现在形势极似1944年的欧洲和1945年的日本,布什一个月前就曾说 过:“我决不会束缚住将军们的手脚。”美国是要彻底摧毁中东一切强大而又不友好的军事 机器。

第二次世界大战时101师师长马克斯韦尔·泰勒,82师师长马修·李奇微(前者当了 越战司令,后者当了朝鲜战争司令,两人全当过陆军参谋长。写了《剑与犁》、《不定的号 角》、

我最烦等,什么在约旦待命、在哪哪哪待命。奉行全面防守的军官打不了胜仗,伤十指 不如断一指。有快刀就该现在用。我坚信进攻是永恒的军事原则,最好的防御是进攻。巴顿 说:“进攻,进攻,再进攻。直到汽油用尽,再他妈开步走。”

美国将领九成是西点的毕业生,一成来自弗吉尼亚军校或奔宁堡。装甲部队、骑兵师、 空降师受的全是巴顿教育。施瓦茨科普夫已喊出巴顿1944年8月“眼镜蛇”行动时的名 言:“进攻,进攻,再进攻。”这帮西点们决不会就此住手,他们的信条是占领,否则无法 改变伊拉克的现政体,像他们的学长巴顿对德国、麦克阿瑟对日本一样。因此,去巴格达的 大门不在安曼,而在101师的搜索营。

巴顿一直以为自己是拿破仑的骑兵元帅,1943年7月与英军将领蒙哥马利竞争着解放 了南意大利,以后由于痛打怕死的士兵被调往英国,连1944年6月6日的诺曼底“霸王计 划”都不能参加。他愤而上告罗斯福总统,唤醒西点校友艾森豪威尔的同情。1944年8月1 日指挥“眼镜蛇”行动,解放了巴黎、德国、捷克,最后死在曼海姆。当时由于巴顿酷爱摄 影而允许卡帕等人随军参战(德国隆美尔亦然)。因而也留下了一大批珍贵精彩的史料照 片。我想申请与101师、82师一起行动,这种可能性很大。一位美82空降师阿帕奇武装直 升机营的驾驶员曾送给我一枚该营的军徽,那是一只展翅腾空的飞马。原因仅仅因为我知道 他们的师长是加文将军。

我又忍不住给摄影部及社领导打报告,力陈南线的重要,希望派我上前线:

夜里写战地特写,一度挺兴奋,但老想82师,我了解李奇微和这个师,李奇微上前线 腰上总带手榴弹,背春田式步枪。

因此,我申请去战场,争取随军行动,钻进一辆“艾布拉姆斯”,拍到真正的战地照 片。我想我能争取和美军合作。各路防守固好,但更要重点进攻。

我想起二次大战中受了200处战伤的尤金·史密斯曾质问不许他上火线的老板:“你们 凭什么不让我去死!”战争中除了战伤和勋章之外一无所有,可我至今还未受过一次伤,想 想真没劲。

上吊去吧!我们已经在郎德勒西打起来了,而你却不在。

现在《人民日报》会用巴格达废墟吗?现在人们感兴趣的是战斗、格斗、俘虏……和胜 利后的美军大阅兵、科威特人的狂欢……可我却在做梦!

唐师曾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