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余的话(代跋)

上一章:附录五 唐师曾印象

努力加载中...

作为战地摄影记者,唐师曾为民族赢得了国际荣誉,他和他的同辈正在倾心尽力使我们 的民族获得另一种意义上的新的崛起,使我们看到了共和国的精神血脉在新一代青年身上的 延续。为了那个令他无限骄傲的“人民中国·新华社”,为了和“美联、路透们比个高 低”,为了使“新华”早日步入世界一流通讯社的行列,他用勇气、智慧和生命在中国新闻 史上写了一笔。一份份请战报告,一次次临危涉险,他有如一员虎将,而“谨慎和大胆可以 交替表现却不可同时表现”的狡黠又使他俨然是一位战术家;软磨硬泡、省吃俭用时他绝不 冒充英雄,拳打脚踢抢新闻的架势又全然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好斗公鸡”……当我们翻看 这本小书为其知识智识的深广所感叹、为其轻描淡写的情节所吸引、为其幽默顽皮的口吻而 忍俊不禁时,在我们的内心深处,却不能不为这个非凡的青年对共和国的忠诚、对民族尊严 的维护和对事业的献身精神所震撼。难怪当年指挥过上甘岭战役的德生老人看过书稿后感慨 地说:“这么能干的年轻人,是我们中国的宝贝!”于是他以80高龄奋笔疾书了—“我 从战场上归来”!

海湾战争是一场现代突发的高科技战争,它为我军研究现代战争提供了一个实在的模 型。其变化万千的态势、军人处境的极度孤独、新式装备的千奇百怪有如现代游乐场中的种 种“玩具”,这一切构成了现代战争的特点。而唐师曾的这部小书正是这场世纪之战的目去 式报道的合集,它使我们这些未能亲临前线的职业军人得以取得对这场战争的实感,也使军 队教育工作者得以据此为参考塑造新一代的军官和士兵。

陆军少将、军事学教授、装甲兵学院副院长许延滨

1994牟8月于北京

认识师曾是在1989年夏天,说来偶然,也不尽然,像人生中的许多相识一样,似乎包 含着某种缘分。后来,我们多次作长夜谈,论军事、战争,谈生活、社会,道历史、人 生……我感到,这个禀赋特异的年轻人对这一切有着惊人的知识、敏锐的思考和判断力。长 时间灵感不启动的我被他刺激得不断更换视角,来审视我的职业、我的观念以至我的思维方 式。而潜意识中,仿佛还存在着某种更为深层的东西使得我和这个年龄阅历极为不同的年轻 人如此投缘。是什么呢?

富兰克林说过:“你想知道未来的样子么?那么请你看看身边的年轻人。”当我读到全 书的最后一章,这个被视为传奇英雄的年轻人朴素地说“我不过是想当新华社摄影翅膀上硬 羽毛的多梦青年,历史成全了我,让我赶上了一个好的时代、好的集体。并不富足的人民使 我得到了一流的教育和培训。我干得并不很好,只是尽了力而已”时,我想我看到了未来的 样子。

我是在烈士们的鲜血哺育下、在马背上的摇篮里成长起来的。当年同喝延河水、同吃陕 北小米的那一代同辈,目前已活跃在共和国的各条战线和领导岗位上,但儿童少年时期对多 灾多难的民族历史的深切感受却不能不在这代人的潜意识中刻下烙印,使我们对共和国的成 长怀有一种急切的心情。而这种急切心情在新一代年轻人唐师曾的书中得到了再现,不能不 使我在欣喜的同时,产生了强烈的共鸣。

当今世界是一个多变的世界,我们又身处一个变革的时代,新的东西太多了。当职业军 人研究现代高科技战争时,也不可避免地遇到许许多多的新问题,因此迫切需要一切有关现 代战争的新的见闻、新的视角、新的观念和新的方法。相信师曾的这本小书不仅能鼓舞军队 指战员对于共和国的献身精神,同时能激发职业军人研究现代战争、提高业务水平的使命感 和紧迫感。《人民日报》、《中国青年报》、《北京日报》等多家媒体在报道了唐师曾的事 迹后,号召青年人为国争先,那么在我们的军队里更需要倡导这种精神,使我们的新一代军 人将高度的爱国热情和高超的驾驭现代战争的能力结合起来,在未来的卫国战争和维护世界 和平的行动中为维护民族和人类的尊严做出应有的贡献。这就是我们将这部小书推荐给大家 的初衷。

当我看到编辑提供在案头的原稿及照片时,这个疑问迎刃而解。这种联结我们心灵的更 为深层的东西就是对共和国的热爱和忠诚,是为维护民族尊严不惜生命的性格和基因,这一 点正是我们从老一辈那里承袭下来的最为宝贵的东西。而完善自我、超越时代、实现跨世纪 理想的勇敢与坚韧,又恰是时代的呼唤。

有师曾的书,有萧乾先生的序,有德生老的题词,我的话似乎是多余的。但年轻的编辑 说,既然老一代文人武将都如此赞赏师曾,作为中年坦克兵指挥官,且熟识鸭子,又何必避 讳说几句多余的话呢?在我们的这个古老的国度,缺的怕就是肯为锋芒毕露的年轻人说些多 余的话的老一代和中年一代人。辞锋如此犀利,我只有从命。

当然,这部书远非尽善尽美,它的长处是显见的,短处也是显见的,就像被许多年轻人 视为传奇人物的“唐老鸭”其人一样。但它真诚、朴素、率直、坦白,使读者和作者同等地 作为活生生的人来交流。比如当我读到“飞毛腿袭来之际”,主人公“强忍住袭来的恐惧, 哆哩哆嗦地按下莱卡相机的B门”时,我一下子联想到我在前线战火中的亲身体验。当炮火 响起、看到战友流血的时候,我也产生过类似的恐惧,但当看到战友牺牲的时候,恐惧变成 了愤怒。恐惧是人的本能,真正的战士不是没有恐惧,不过是没有被恐惧吓倒。而真诚和坦 率却是当代青年最可爱的品质。因此,在我和编辑共同商讨后,

  • 背景:                 
  • 字号:   默认